广告合作邮箱:fullgray@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极品人妻之 仕途通天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14:02:06
第一章:省纪委来人

  敲下最后一个字,我长吁一口气,靠在椅子背上,舒服得伸了个懒腰,终于
写完了。关于开发区近期的工作总结和下一步的规划,我已经有了较完整的想法,
把它们写出来,交给市委作个报告,争取得到进一步的支持。

  抬起头看看窗外,初夏的天色已近黄昏。老公王动这个时候应该回家了吧,
开始想我了吗,是不是又在琢磨那些奇怪羞羞的念头了吧,我的嘴角不由地现出
了微笑。

  下楼的时候,我顺便到各个楼层看了一圈,检查一下门窗。下班好一会儿了,
楼里空无一人,空荡荡回响着高跟鞋在踩地面上的哚哚声。出门的时候,跟值班
的李大爷打个招呼。

  出了开发区管委会大楼,我快步走向心爱的座驾。突然间,迎面两个穿黑西
装的人挡住去路,我眉头微微一皱,想要绕开他们。

  「你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徐薇徐主任吧?」来人问道,口气却充满了肯定,
「我们是省纪委第一调查室的,有些情况请你协助我们调查一下。」

  我心中一震,脱口道:「什么情况?」

  一个三十左右的平头男子道:「到了地方我们慢慢谈,请!」

  「那我打个电话给家里人。」我有些慌了,从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阵势。

  「不必了,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通知你的家人。」语气不容置疑。

  没有办法,只好跟他们上了车。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车,把我夹在后座中间。
前面坐着的司机不言语,发动了汽车。

  车向城外驶去,一路向北。

  我不断强迫自己,冷静冷静,到底是为什么?近两年的作为在脑海里飞速梳
理一遍,自问没有什么违反法纪的事,渐渐得放松下来,不那么紧张了。

  夜幕初临,车驶进一个小镇,停在一个不起眼的招待所前。

  两个人夹着我进了房间,一个年约四十身着深色西装的男子站起来,「徐主
任来了,请坐!」

  一起进来的人连忙介绍:「这位是省纪委的杨瑞副书记。」

  我吃了一惊,我这个级别的干部一般是由市一级的纪委来管,现在是省纪委
的来人,而且一位副书记直接介入,这到底为什么?

  房间有二十平米左右,正中摆着一个宽大的老板桌,纪委的工作人员在桌后
落座,杨书记居中。

  我坐在对面一个硬硬的小木椅子上,不是很舒服,但我努力挺直身体,平视
着他们。

  啪一声,刺眼的灯光直射过来,我本能地眯起眼睛,侧过脸。

  在我对面,纪委的人坐在宽大的桌子后面,打开记录本,那个杨书记对左右
点点头,「开始吧。」

  「姓名?」

  「徐薇。」

  「年龄?」

  「26。」

  「职业?」

  「月海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面对咄咄逼人的讯问,我不想对抗,
一一如实回答。

  「呵呵,多少人一辈子都混不到科级。」三十出头的纪委干部彭华岳语气有
点酸酸的,「 26岁的正处级干部,做火箭上来的吧。」

  「工作不是比年龄,我的职位是市里委任的,有正规的组织程序。」我不卑
不亢的回答。

  「有人举报你在开发区主持工作的三年里,从代理主任到正式主任,利用手
中的权利,大肆捞取个人好处。」

  「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捏造,请出示证据。」我不示弱道。

  「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证据,现在就要看你的交待了。」年纪大些的刘金道。

  我冷笑道:「既然你们有证据,直接处理我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

  彭华岳手指着我道:「你不要这么嚣张,不说出来,就别想出这个房间。」

  我缓和一下口气:「请组织上慎重考虑对我的调查,我在开发区的成绩是得
到市委市政府多次表彰的,在省里也有一定影响。如果一些没有证据的诬告,就
对干部进行审查,这样合适吗?」

  「说说你的车是怎么回事,当了开发区主任一年就开上了几十万的豪车?」

  我那辆奥迪Q5?「那是市委市政府给我的奖励,我主管开发区一年里,工作
有了很大进展,投资大幅增加,一年的税收增加了三倍,这是市里对我们开发区
工作的肯定。」

  「不要吹嘘你的成绩,老实交待问题。」

  「这是事实,请组织上明察。」

  「还有你的房产,说说,到底有多少?」

  「只有一套,目前正在居住。是两年前结婚的时候和丈夫一起凑钱买的,支
付了不到二十万的首付,现在每个月在还贷款。」

  「嘿嘿,刚工作没几年,就有了二十万?」

  「其中的十万是市里发给我的奖金,是和前面说的车同时发的。」

  「你们市里可真大方啊,一次就奖你好几十万呐。」刘金嘲讽道。

  我挺直背脊,「那年市里重奖了一批人,具体情况可以到市里核实。」

  刘金道:「看来你是准备顽抗了,都说你上面有人,看来说对了。」

  彭华岳接口道:「就是,有人举报你和郭正杰市长有不正当关系,你是他的
情妇。就是凭这郭市长的关系,你才能年纪轻轻就当上正处。」

  我脸上变色,「我当开发区主任是凭我的能力,是市委考核的,而且成绩大
家都能看到,我们市的开发区,从难以为继的一片荒地,到现在五百多家企业入
住,其中有三十几家世界级的公司。从依靠财政补贴到现在年上缴税收三十多亿,
只用了两年时间。」

  我明白了,审查我的目的指向是郭市长。难怪有省纪委出面了。

  我该怎么办?

  「不想交待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陪着你,看你能熬多久?」收缴
了我的手机和随身物品,把我一个人留在里间,他们到外面的大房间休息。

  房间没有窗户,一盏昏暗的小灯在天花板,靠角摆着一张没有床头的单人床。

  过了一会儿,端进来一小杯水和一片面包,这就是晚餐了。

  我食不知味的吃下去,只能靠这些保持体力了。王动在家怎么样了,一定担
心死了,希望他能照顾好自己,真想回家啊。

  就这样到了第五天,调查组沉不住气了。

  「徐主任,日子太舒服了吧,今天可没那么容易过了。」刘金和彭华岳把我
强行拉起来。

  杨瑞书记坐在桌子后,桌面上放了一个盛满水的大盆。

  刘金和彭华岳抓住我的双手手腕,把我的胳膊拧到背后。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我挣扎着,却无法挣脱,肩膀被扯得生疼。

  「嘿嘿,帮助你清醒一下,想想你的问题。」

  「不要……」话还没说完,一股大力从后背把我的脸压倒水里。冰冷的刺激,
我猛地扬头,却被抓住头发,死死的按住。

  胸腔憋得要爆炸了,实在忍不住了,一口水呛进喉咙里,头发一紧,被拉出
水面。

  「咳,咳,咳。」我剧烈的咳嗽着,没等喘一口气,又被压进了水里。

  拉出来,又浸进去,反复的折磨,我神志已经不清醒,只本能的大口大口喘
气,水从鼻子,嘴里不断冒出,打湿了衬衣的胸襟。

  「好了,差不多了,把徐主任绑到椅子上吧。」

  完全没有力气反抗,任由他们把我架到椅子上,上身直挺挺的绑在椅子背上,
双腿并拢,在膝盖和脚腕上用绳子捆紧,平伸架在另一个椅子上。双臂在身后并
拢,肘部和手腕用绳子捆紧,向上抬起,与地面平行。我的身体从侧面呈现 Z字
形。

  胸前的衬衣被打湿了,贴在肌肤上,饱满滚圆的胸部几乎完全暴露出来,我
无力低垂着头,脑子昏昏沉沉,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胸脯感觉到几道火辣辣的目
光。

  「好了,我们走吧,让徐主任好好安静一下。」杨书记发话了,刘金和彭华
岳出去了,他自己却停出了身形。

  头还有些昏沉,水滴顺着发梢掉下,猛然间,胸部一紧,被人攥在手里。

  我无力地发出呻吟,闭着眼睛晃晃脑袋。攥紧胸部的手松了,耳中似乎听见
一声叹息,然后出门的声音传来。

  好冷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反绑的双臂由疼变麻,到失去知觉,只剩下彻
骨的寒冷。

  「徐薇,徐薇!」遥远处传来焦急的呼唤,好熟悉的声音,是幻听吗?

  砰!门被撞开了。「徐薇!你真得在这里!」

  温暖的身体紧紧地抱着我,「老公,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朦胧着眼喃
喃道。

  「是我,是我!我来接你回家。」

  再也坚持不住了,我头一歪,昏了过去。

  ……

  家里,午后,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暖暖的。

  我从床上起来,舒展下身体,自由无拘束的感觉真好。

  「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王动端了碗燕窝汤过来,「趁热喝了,补补身
子。」

  我撒娇道:「都躺一天了,让我起来一会儿嘛。」

  「受了那么大的罪,还不好好休养。」王动爱怜的责备道。

  我喝了汤,顺从的坐回床上,「放心吧,你老婆没那么娇气,瞧,我现在不
是好好的?」我站起来,做了几个伸展动作,舞蹈姿态原地转了个圈。

  王动的眼睛有点发直,「刚好了点就勾引老公,你这副样子,要是被那些纪
委的人看见,非强暴你不可,哦,是轮奸。」

  「嘻嘻,他们有贼心没贼胆,不像你。」我继续挑逗他。

  「还说呢,那个什么书记不是抓你的奶子了吗?」

  我脸一红,「是啊,太坏了,还书记呢,趁人之危,下流。」

  「不过话说回来,本来奶子就大,还挺得那么高,谁受得了?」

  「哎,我是被绑成那样子得好不好,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胸脯挺得高,
就可以随便捏吗?」

  「那当然,」王动理直气壮地说:「要不是心疼你,我也想好好玩玩你那对
大宝贝,再给你松绑。」

  我双臂搂住他的脖子,饱满的胸部在他脸上乱蹭,「知道你心疼我,现在补
偿你。」他的双手攀上来,握住我的双乳,揉搓起来。

  我把手臂背到身后,相互绞紧,迫使胸部更加高挺。

  王动把玩了一会儿,搂住我的腰,「那天真把你绑起来,好好玩玩。以前有
人说绑起来的女人好看,还有点不信。现在知道了,像你这样奶大,腰细,屁股
翘,腿长的女人,用绳子绑起来,还真有一番独特的美感。」

  我顺势坐在他腿上,作势在他腰上掐一下,「变态!」

  王动笑嘻嘻道:「说真的,这次多亏了郭市长,要不是他做了好多工作,你
不会那么快放出来,还是他通知我去接你。」

  我点点头道:「这次调查,也许跟郭市长有关。」

  「喏,他给你发短信了,要见见你。」王动递给我手机。

  「我也想见他,有些情况要跟他汇报一下。」我跳下床。

  「好吧,你们官场的事,我帮不上忙。让他帮你查查,是谁在背后害你。」

  我有些吞吐道:「可能,可能我晚上不回来了。」

  王动大度的笑笑:「我没那么小气,这么漂亮能干的老婆,我一个人可消受
不起。」

  我有些惭愧,轻轻拨着王动。

  王动揉着我的头发:「傻瓜,你们的事你早告诉过我了,我从没放在心上。
你那时只是开发区小小副科级办事员,郭市长赏识你的才干,破格提拔你做代理
主任,你才有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是啊,那时候开发区人心涣散,无所作为,主任长期拖病在家,开发区面临
关闭的危机。恰逢市领导来考察,我鼓起勇气,提交了一份报告,关于开发区的
发展方向和具体操作方法。在我为自己大胆的越级行为忐忑的时候,郭市长看到
了这份报告,大为欣赏,单独约见我谈话。后来我的想法得到了实施,市里委任
我代理主任的工作。一年后,开发区大为变样,为数不少的企业入住,我也顺利
成章的转正作了主任。

  郭市长不掩饰对我的欣赏,我也感激他的提拔。渐渐地,我们发展了超乎上
下级的关系。

  我有些歉然的对王动说:「知道你理解我,可是我还是感觉对不起你。」

  「快别说这个,结婚前我就告诉你,不要因为我而改变自己。你这样的女人,
不可能只属于一个男人。如果我那么做,老天都不会放过我,说不定要折我的阳
寿。」

  「胡说!」我驳道。

  「你看历史上的武则天,埃及艳后,不都有很多面首,相好。」王动继续他
的谬论。

  「我又不是武则天。」我不由好笑道。

  「我是打个比方,你漂亮,能干,有理想,一定能做出大事业。」

  我受不了了:「好了,把你老婆都吹上天了。我要走了,你说我穿什么衣服?」
赶快转移他的兴趣,不然没完。

  「你穿什么都好看!」

  我白他一眼,「给点儿专业意见。」

  「你们在私密地方会面,不要穿那些平时的职业装了,郭市长见得多了。不
如那件白色连身裙,淡雅一点,刚受了磨难嘛,加点同情分。」

  「我才不要同情呢!」还是依言传上了那件白色连身裙。

  站在落地穿衣镜前,我左右转身,镜中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身材高挑挺拔,
雪白的连身裙包裹着饱满浑圆的一对硕乳,一条两寸宽的腰带收住纤细的腰肢,
膝盖上方的裙摆着盖住丰润圆翘的美臀,修长笔直的双腿穿着肉色丝袜,脚下一
双黑色高跟鞋更衬托着女子的自信。

  「好美!」王动在我背后欣赏者,轻轻环抱我的腰,双手按在胸脯上,慢慢
揉着。良久,手离开我的胸部。

  我红着脸,轻吻他一下:「再见,老公!」

  ……

  郊外风景区里,一座别墅是郭市长的隐秘据点,我们经常在这里幽会。

  「小薇,让我看看你。」一见我,郭市长掩饰不住他的怜惜。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展开双臂,转个圈,「没少块肉吧。」

  「让我检查一下。」郭市长揽过我的腰,在我腰背上抚摸。突然拦腰将我抱
起,放到柔软的大床上。双手在我胸前揉搓。

  「慢点儿,衣服都揉坏了。」

  「嘿嘿,再买新的。」郭市长手不停息,一只手滑道我两腿之间,按住敏感
的阴部。

  「啊,啊!」我忍不住呻吟。

  「回家一天多,王动没干你啊!」

  「没有,他心疼我,让我休息。」

  「做爱就是最好的休息。」脱光我的衣裙,郭市长趴在我身上。我引导着,
让他进入我的身体。

  「啊!嗯!」我八爪鱼般抱着他的身体。郭市长虽已年近五十,保养得很好,
经常锻炼,身体像三十几岁的年轻人。

  事毕,我扶着郭市长慢慢躺在床上,自己侧靠在他身边,饱满圆润的乳房压
在他身上。

  郭市长随意地玩弄着我的乳头,柔声道:「小薇,你受委屈了。」

  我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我不要紧。市长,你要注意了,可能有人针对你。」

  郭市长「哼」一声坐起来,「我知道。他们是要对付我,拿你开刀。」

  我一惊道:「是谁啊?」

  郭市长看我一眼:「在这月海市谁有资格跟我作对?」

  「难道是市委陶书记?」我倒吸一口冷气。

  「他在月海经营了几十年,我是外地调来的干部。他看我这些年干得有声有
色,有把他架空的势头。他的影响减小,周围的利益集团受损失,所以,对付我,
是他们一直在筹划的事。这次举报你的事,我已经查清了,是朱老八指使人干的。」

  「朱老八?」我知道这个人,在月海市很有影响,产业涉及地产,餐饮,港
口,运输,有本地首富之称。

  「他是陶书记的金主,他的生意就是靠陶书记的庇护,才越做越大。」

  我点点头:「去年他下面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看中开发区一块地,我没有批
给他们,不符合政策,难道他们借此报复?」

  「哼!他们动我的心肝,我就断他的手足。」好霸道的上位者气势,我心里
微微一颤。从后面抱住郭市长赤裸的上身,光洁饱满的双乳贴在他背上。

  郭市长很享受这种感觉,拉着我的手道:「小薇,你放心,我决不会让你白
受苦,一定让你出了这口气。」

  我忧心道:「还是算了吧,我也没有什么损失,他们的势力很大的。」

  「再有钱的人在权力面前,也只能摇首乞怜。像他们一样,我不会直接对陶
书记动手,但他的这些爪牙,我要给他修理修理。」郭市长不屑道。

  「还是不要了,我都出来了,晾他们也玩不出什么风浪了。」我还是担心。

  郭市长朝我笑笑:「你知道为什么有惊无险的过关吗?」

  「还不是你市长大人的能量大。」我打趣道。

  「你遇到贵人了。」

  「谁?」我好奇地问。

  郭市长神秘一笑:「杨瑞!」

  「他?!」

  「杨瑞的祖辈是我党高级领导,动乱的时候被迫害。杨瑞寄养在亲戚家里,
和我是光屁股时候的小伙伴。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这也是我在官场的秘密武器。
你被抓走的消息就是他告诉我的。当时陶书记通过省里的高层关系,拿你作突破
口,希望找到不利我的证据。杨瑞看出这个阴谋,不动声色,将调查组的领导权
抓在手里。」

  「原来这样!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歪,他们总不能捏造罪证吧。」

  「你还是太年轻啊!被审查的罪谁受得了,大部分人都会顶不住压力,胡乱
招供。而且省里有人不断给调查组施压,要他们对你使用重刑,把你屈打成招。
是杨瑞顶住了他们,没让他们得逞。」

  「那他最后还是折磨了我。」我还是有些不满。

  「那是最后,他知道大局已定,我已经安全过关,做做样子给别人看的。」

  「那也不用抓我的胸部吧?」

  郭市长一愣,哈哈笑道:「这个杨瑞。你知道吗?他可是出了名的冷面判官,
从不近女色,没想到栽到你手里啦!他对你念念不忘,想要见你,通过我问问你
的意见。」

  「见面?那不是再给他机会凌辱我?」

  「别这么说,你还是应该感谢人家。不然,你现在还在里面被人家拷打轮奸
呢。」

  我低头想了会儿,「好吧!但我得问问王动的意见。他不同意,我就不去。」

  「噢,我忘了你是结婚的了。哎,我们当年的事,险些被人传出去,幸好你
找了个人结婚,流言才终止。」

  我正容道:「我可不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跟王动结婚的。你知道的,我们是高
中同学,那时候王动的作文好,经常被老师拿来念,我那时候就崇拜他,偷偷得
想过,将来就要嫁给他。后来上大学,我们在不同的城市,渐渐的失去了联系,
直到前年通过同学才找到他。」

  「那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

  「我告诉他了,我不会向他隐瞒任何事,要他接受一个完整真实的我。」

  「那他是看中你的官位了。」

  我有些鄙夷道:「才不是呢!王动不是那种人。他根本不在乎钱权这些东西,
但他也不矫情。他心里一直有我。」

  郭市长有些不解了:「他明知我跟你有一腿,还愿意娶你?」

  我羞道:「他说了,他怕一个人独占我会折寿。」

  郭市长一呆,哈哈笑道:「这个王动,有点儿意思。那好吧,你回去跟他说
明一下情况,我希望你去见见杨瑞,我们在官场里,结识这样一个人物,等于上
个保险啊。」

  「嗯!」我若有所思的应着。

  ……

  家里。

  「情况就是这样了。」

  「我同意郭市长的看法,这次要不是杨书记的暗中保护,你要受大罪了。从
这一点上,结识一个省纪委的书记,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王动表情严肃地坐在
我面前。

  「那你同意我去了?我可能会被,会被……」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你是说他会占有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我理解和尊重你在仕途上的追求,
无条件支持你。但这次把我吓坏了,又帮不上一点忙。不如我们趁这次机会,攀
上省纪委书记这棵大树,干脆主动些。去回复郭市长吧,你愿意见杨瑞。」

  我心里暖暖的,亲他一下。

  打完电话,我回头对王动说:「定下来了,星期五,就是明天晚上。对不起,
我不能陪你度周末了。」

  「没关系,正事要紧。现在你不是可以陪我吗?」

  我对他媚笑一下,「我去洗个澡,等我。」

  「不用了,今天的主题是丝袜美腿。」一把拥我入怀,一只手不安分抚摸我
的大腿和臀部,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左乳。

  心中的情欲迅速点燃,我变为主动,跪下身,帮王动脱掉裤子,双手轻柔的
上下撸动他的分身。等它变硬变大,含在嘴里,灵巧的舌头转着圈挑动。

  快到临界点了,王动抓着我的双手猛地用劲,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就想抽出来。

  我抱紧他的腰,不让他出去。片刻,一阵猛烈的颤动,大量粘稠的液体喷进
我嘴里。

  「你不是一直不让我射到你嘴里吗?」事毕,王动有些虚弱地问。

  我舔舔嘴唇,慢慢的咽下去,以前觉得难以忍受的腥味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嘻嘻,老公给的都是好东西。」

  王动在我翘屁股上轻拍一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