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haoyunlai6678@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狂插3個漂亮嫂子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16 19:40:37

我是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在我的家中有三个嫂嫂,大嫂叫程悠,是个长得非常美丽,全身散发出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迷人性感的女人。雪琳是我的二嫂,是个警察,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也没有给她的容貌带来丝毫的影响。我的三嫂叫白莹,是一名高中教师。人长得艳美绝伦,她是三个嫂嫂中最美的一个嫂嫂。嫂子们都很白,身材也很棒,尤其是她们的胸,大小适中,不像其它生过孩子的女人都下垂了,却是很坚挺,很有型,每次我都会习惯的去盯着她们的胸去看。旁人都说哥们的艳福好,能娶到这麽些美丽端庄的淑女。而我则常自偷笑,因为我曾在嫂嫂们昏迷时干到了她们,并成功地与她们相奸到现在。让我第一次奸到的是最美的三嫂白莹……

(1)白莹嫂嫂

那是一个暑假的下午。哥因事出差,而母亲又到小姨家去了。屋里只剩我和美貌的嫂嫂。她一个人在房内备着课,丝毫不会查觉,我等这一天的到来已很久了,我从锁眼中望去,嫂嫂正背对着我。虽不见那美丽的面容,我却描到了她绝伦的身裁。让我忐忑不安,看看时间是2:00左右,我想该动手了,於是轻插上玄关门,把我早准备的哥尼访容液,兑入咖啡中。「嫂嫂你喝咖啡吧,我给你端进来,」我在门外道。嫂嫂早已口渴,也想提神,於是如我所愿的应了一声。我强压慾火慢慢端了进去,然後退出来,静候佳音。片刻,只听室内「砰」的一声,我知已可入内。果然嫂嫂软软倒在地上,已昏迷过去。看来药效发作,我算算她还要四个小时才能醒来,这段时间我要好好享受。我抱起嫂嫂的娇躯,放到床上。然後飞快的脱光了自己,赤裸裸的爬上床。嫂嫂今天今天穿的是一件缎兰的丝绸旗袍,衬托出她极好的身裁,那鼓鼓的双峰,那微凸的私处,还有旗袍下分叉处露出的白晰玉腿,无一不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我轻轻解开嫂嫂的旗袍纽扣,很快就为她宽下了所有的遮蔽,立时一幅精彩的春睡图,现於前她的身体就像水蛇般地灵巧,不觉中我压上了嫂嫂的躯体,上下缓缓地挪动,她胸前两团饱满的肉球,虽然还隔着解下的丝绸旗袍,但还是能够感觉到尖峰的两个突起物抵在自己的身上,我不由伸出双手环抱住她,两手在她身上来回探索。并且从她的密处摸起,几只手指,深深地嵌入她肥美的小穴里面,虽在昏迷中,她也忍不住地发出呻吟,我故意继续来用手插动,让指头去摩擦她的绝美肥穴,这时候她的呻吟声不由更加地大了!「啊……啊………」正当她沉醉在小穴传来的快感之时,我居然把她的淫水给弄出来了!这样一来她雪白肥美挺翘的臀部,整个地都裸露了出来。我用力地在搓揉她的臀部,并且将手指伸到她的小穴与菊花蕾里面去抠弄,让她所感受到的刺激更上一层楼。嫂嫂茫然中接受我的抠摸,让我可以吸吮她的大咪咪!我当然也是毫不客气地就含住她那挺翘已久的乳尖,用牙齿跟舌头来刺激、玩弄。我用舌头轻舔着嫂嫂那朵刚被哥开苞不久的花蕾,舌头如灵蛇般伸进带汁的花蕾中,轻舔着少妇的穴肉,嫂嫂似乎觉得体内那种端庄已经慢慢消失,取而代的是一股骚痒的感觉。「啊………好痒………嗯…………啊」我第一次将肉棒插入成熟年长美妇的肉穴,只见嫂嫂此时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乐趣,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开发这块宝地,小小的肉洞内充满了淫水液。「哼………好嫂嫂……我爱死你小肉洞了………啊………啊」「………嗯………不…啊」此时嫂嫂神智似有几分恢复,但体内的慾火仍未扑灭,只有尽情被我发泄。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好嫂嫂,亲弟弟干的你很爽吧。你是老师,我却在教你性交!」我完全不顾昏沉中的嫂嫂是否能听到,却不停的说着淫话给她听。「我干的白莹姐姐你一定爽死了………啊……我不会停…用力插你……啊……啊……我干到嫂子你花心里……啊……要升天了……啊……」我终於忍不住达到高潮,阴经阳经同时射出,暂时解决了我的痛苦,经过这场激烈的交奸,我终於体力不支休息一下。休息够了之後,我将她双腿分开,让她雪白的臀部高高地翘起,让我可以插入那个圣地。之後,我轻轻对准她的小穴中缝,再次狠狠地将肉棒入贯嫂嫂阴道,直抵子宫!然後就开始用力地前後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几乎融化了……「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回荡整间卧室里面。「好美的骚穴啊!」我一边称赞着,一边奋力地突刺。「啊……不………啊………喔…」我被嫂嫂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而她则是无觉地沉醉在被的快感当中。「啊……不要……老公……」嫂嫂竟以为是在和我三哥性交,却永不料到会是我吧?拂乱的长发,淫荡的神情,摆动的臀部,以及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嫂嫂的身裁实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内的感觉。「喔………老公……不要……」肉棒强烈地收缩,我又再奋力一刺。「啊……嫂嫂……来了……」咕嘟一声,嫂嫂的子宫似乎也感受到白浊飞沫的冲击力,她整个人被欢喜的波浪所吞噬……我在她穴里射出之後,整个人都趴到她的身上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嫂嫂的下体出磨擦,爱液将我的肉棒弄得湿润了,这时我不禁笑起来,因为他不知自己还要做些什麽,再奸嫂嫂一次吧。我伸手往那小孔中探索……白莹温驯地睡着,我只觉得那孔道十分细小。心中暗暗欢喜,想起一会儿就又会进入这道小门之中,不禁更加兴奋。我的脸孔因激动而变得通红,用手握着自己的东西就往那道肉门中一伸,一阵美艳感侵来,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湿包围着,我呆然地浸沉在那份陶醉得从里面流了出来。射精的时间很长,而且量又多,那可以想像到我是怎麽样的热情,打从心底感到愉快。完事之後,嫂嫂和我两人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就那样躺着。我并不想将那萎缩了的阳具抽出。望着这样貌美的嫂嫂,我笑了起来,心想不管她心里怎样想,只要令我得到那样的感受就已很高兴了,尤其那夹得令人发麻的秘道。「嫂嫂。你那里面最好了。」我的肉棒又硬了,不由将腰前後地抽送着,嫂嫂昏沉地将下体内的肌肉夹着我的阳具。「呀………啊……老公……」一阵沉默後,嫂嫂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来,那甜蜜的梦突然回到了现实,乌黑的眼睛望着我,面孔立时苍白,她竟醒了,原来不觉中已干了她了四个小时。嫂嫂猛地起来,发现在自己腹部上面的并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她的小叔。「你……你……竟然做这种事……」嫂嫂在说这话的时候,连身体也激动的震起来。「但,嫂嫂您却很陶醉啊!」她悲声狂呼起来,竟然连是谁也未弄清楚。而让我将那东西埋在她白莹的身体之中,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走开!滚,出去。」「嫂嫂,我没良心,你原谅我。」我对嫂嫂那狼狈相心里竟有些高兴,当然我还没有拔出来我的肉棒,我还想再次的干她。「未何要这样做,你才十四岁呀。」她感到羞耻将头左右地摆动,头发凌乱地披散在床铺上。「你……你……你强奸了你的嫂嫂呀你知道吗?这……这是那儿?」「是你的房间呀!你不知道吗?那烦了,嫂嫂你一下晕倒在地上,我将你抬上床的啊。」嫂嫂因刚醒的关系而很头痛,努力寻找记忆。「……你,迷昏我吗?」「不会,是你自己晕了,起初我也很担心,但後来看嫂嫂你一直没问题,请嫂嫂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那会儿趁别人昏了而偷奸的人,那是嫂嫂你要我做的,大概你误会了吧。」嫂嫂听到这儿掩着脸哭了起来。对於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既羞耻又迷惘,心中好像被锤子重击一样。身为一个神圣的教育者和一个长辈,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有肉体关系,而且是小叔子,那是不能容许的,而且又将我当作是自己的老公,被我看到她那淫乱的形态。那时,嫂嫂体内那黏黏的液体,是先前我所射的精液,若果能在做爱之中醒来,在我还未射精前还有的补救,但是现在已太迟了,性事也做完。怎样的借口也行不通了。「不用哭啊,嫂嫂,由现在开始,我就代替我哥来爱你吧。」「我们已是不能分开的了,看啊,我的牛奶已经注满了你的壶子了。」我得意的将仍在嫂嫂体内的性器动了一下,那样,她体内的精液又慢慢的流出来。「不要……快些拔出来……你不要再弄了。」嫂嫂哭着向我哀求。不觉中,在淫梦里,竟和我发生关系,她只感到难过。「嫂嫂你真棒啊在我见过的女性之中,能使我一泄如注的只有你」我将她的乳房差揉着,将乳头含在口中,跟着又再开始那抽送的动作,因为还年轻的关系,性器已完全勃起了。在嫂嫂的阴道内进去。「不要,小弟,难道你……」嫂嫂看到这情形,悲苍得连眼睛也红了。「白莹姐,很舒服吧,还想做吗?」我不由叫了嫂嫂的名字。「不要!快些放过我吧!我已够痛苦的了!」我将她在哀求着的嘴诸着,用舌头在她的口腔内爱抚着,手指又在她的乳头上技巧的差揉,而那支刚硬的肉棒则在她的下体内恣意地活动。那残留着官能上的麻痹感使嫂嫂下体的肌肉将我卷着。冰冷的心开始溶化了。「呵呵……嫂…白莹姐……你是我的人了……」「不要不要啊!」「不是有反应了吗?哈哈……那样紧紧的夹着我,并不是学校中那端庄美德的你啊。大概你本身也是个色女吧,你爱穿那件缎丝旗袍来证明你的秀雅文淑,哼,我要用这件旗袍来擦我的精液,看你还要装淑女!」「……哎,小弟,你…真残酷啊…」我用冷眼看着那呻吟着的嫂嫂,她的体内正埋着自己又长又硬的肉棍。想这绝美身体已完全成为我的人了。真是高兴!我将嫂嫂的腰抱起,她比我高许多,但我那金刚棒则无情地向她那小道中狂插。「真的是很棒的阴道呢,嫂嫂。」这时阴道因刺激而收缩了,而嫂嫂的肌肤上满布汗珠混合着两人的体味。沉浸在疯狂的情慾之中。刺热的肉棍无情地将她摧残着,嫂嫂的叫声也渐渐地狂热起来。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小便似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来,像色情狂似的呻叫着。和小孩一起陶醉在这淫乱的气氛之中,欲仙欲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的快感已使嫂嫂羞耻心完全溶化了。只知道满足於快感中。我的性爱是最好的,现在一下子又起来了。「白莹姐,事实上你是一直想要我奸你的?」「不……不是……我不是这样的女人。」但觉得事实上自己是失败了,她已经觉悟了。心想,算了吧,就这样做我的女人吧。脑中一片空白,她那儿湿湿的,我又已经进入了她体内,而且又在体内射了精,我已不是局外人了。一阵抽动之後,我不由激动起来。「啊,白莹姐,太美妙了。」「不……不要……」嫂嫂摆动着那头黑发,肥美的乳房震动着,好像全身都在哭似的。「嫂嫂,呵呵……射进来了……」「呀…不……」「你是我的人了,知道吗?」「知……道了…啊…」嫂嫂终归和应了,慢慢腰部也开始活动起来,将我的肉棒全部都埋进去,迎接着一段激烈的肉搏战。嫂嫂完全随我奸交,我的精液灌的这个美女的小穴满满的。在最後一个高潮,我在三嫂嫂,我最想奸的白莹姐的肉洞里,种下了无数生命的种子。

(2)程悠嫂嫂

今夜是绝好的机会,对自己的大嫂嫂程悠动手奸淫,虽然这是禽兽的行为,但平常大哥对我的轻视,极欲出一口气,於是我下了床,看看母亲已熟睡之後,他偷偷溜了出来。我虽是第一次进入大哥夫妇的房间,但丝毫也没有任何罪恶感。而大嫂,根本不知道,所以早早脱衣解裙地睡着了。「嫂嫂,嫂嫂…」潜入嫂嫂锦被中的我,摇着嫂嫂的肩膀叫着她。但是,大嫂太累了,早已熟睡了。那酸酸的鼻意,再加上洗过澡的体臭味,深深地刺激着我的鼻子。我伸手向她的下腹爬去,发现嫂嫂未着寸缕。慢慢地手指潜入那裂缝之中,但是嫂嫂还是没有醒过来,我在自己的手指上沾了很多唾液之後,再度侵袭嫂嫂的阴门。「呜…嗯…」嫂嫂扭动腰枝,依然在梦中,两手围住我的脖子,微微地喘息着。当把阴门充分弄湿之後,把我自己早已挺立的内棒,赶紧刺了进去。我很快地把整根肉棒都埋入嫂嫂里面,那温湿的内璧很快就将整根肉棒包了起来。嫂嫂依然闭着眼,但是扭动腰枝配合我的动作。「老公…你什麽时候回来的?」她一直认为插入自己阴门的人是丈夫,她在意识中也没弄清楚,下半身就早已湿漉漉了。「啊!今晚怎麽回事…啊…如此猛烈…」我笑着不语,更加速腰力。大嫂一定每晚都是在睡眠中接受哥哥的作爱。我愈发觉得大嫂是一位奇异的美妇,於是情慾,更被高高的挑起。我因为拚命使力,连窗户的玻璃都发出嘎嘎的声音来。嫂嫂既然认为是我哥哥,所以行为更加大胆。我开始玩弄嫂嫂最性感的地带,横抱玉枝,右手伸入股间,开始抚摸阴毛,然後分开阴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蒂。此时,嫂嫂发觉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的丈夫从未抚摸过她的阴核,而且总是用那没多大用处的肉棒,直接刺入里面而已。「你到底是谁?」睡态与快感同时消失的嫂嫂想大声地叫出来。但是,我马上塞住她的嘴巴。长长的一吻,几乎令人窒息,嫂嫂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溶化似的。她终於发觉对方是她的小叔,但是,这时我的肉棒已深深插入她的体内了。「呜呜…不行,不行,放开我。求求你…喂…不…」她拚命想逃离,但是我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抵抗,如果被丈夫知道的话,她只有以死谢罪。而且虽然是小叔迷奸她,但是谁都会认为是女人本身惹来的祸…大嫂的惊慌与恐怖,早已使她更加混乱。「程悠嫂嫂,你只要不说,哥哥根本不会知道,对不对?我自从回到这里以後,就非常喜欢你…所以请你别生气,好吗?」我轻声地说道,并温柔地揉着嫂嫂的乳房。「不行,不行,快拔出来…这是乱伦,会受到处罚的。大嫂害怕丈夫突然回来,发现此事,又怕睡在隔房的婆婆发觉。但是我的爱抚下,思想的一隅突然觉得很舒畅。於是,她开始扭动腰部,血液更加沸腾,心中再也容不下自己的丈夫与婆婆了。况且大嫂从来也没有嫌弃过我,可是一想到这是罪大恶极的,所以嫂嫂不敢在态度上表现出来。因为程悠嫂嫂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官能世界的美妙,它们像毛发一样一丝丝地侵入她心灵。我让嫂嫂横躺着,把脸趴在她的私处。「啊…不要…」嫂嫂反射式地想盖住那个部位,但我抓住她的手,然後直接亲吻阴部,用舌头分开她的阴毛,探索嫂嫂那充血的阴核,并开始以强弱不定的方式舐着。嫂嫂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腰部不断向上挺,当手指在阴门上掏时,淫水不停地涌了出来。我手持自已变硬的肉棒,把嫂嫂的脚分开,用力地往里面刺。「呜呜…」大嫂用白天穿的黑绸短裙摀住嘴巴,而头如发狂似地左右摆动着。在混乱中,我更是使劲地用力,而且嫂嫂在白天与晚上的感觉是不同的。白天,我与程悠嫂嫂,未曾将手握在一起过,但是晚上在锦被中,我们就像发狂的公狗与母狗一样。我不知道大哥是用什麽方法使嫂子感到愉悦的,但是我了解,我那大哥,是无法令嫂嫂获得充份的满足。另外,自己能如此顺利地把嫂嫂弄到手,是因为嫂嫂是在睡眠状态中进行中的。这一切全是我个人的想法,但飞马行空之际,我不忘用力使劲。嫂嫂不停地喘息着,那一副陶醉欲死欲活的样子,我知道,这个女人再也无法离开我了。藉着肉棒的冲刺,想在自己大哥的太太的肉体上,获得解脱。「呜…呜…嗯…」程悠嫂嫂拚命咬着裙子,沉浮在快乐的肉体快乐之中。「啾啾啾啾…」在月光斜射下,有点微亮的房间,传来肉体与肉体挤在一块的声音。

(3 )雪琳嫂嫂

直到一天,我依旧来到了二哥的家里,两个侄女都去了外婆的家里,就嫂子一个人在家里,她在打扫房间。我就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当然,我不是为了看电视才来的,我用我眼角的余光在细细的打量着我的嫂子,看她那令我魂牵梦绕的胸,还有……一会儿,嫂子就收拾完了,也坐了下来休息,我们挨的很近,藉着拿遥控的手我将我的手指,搭到了她的手上,渐渐的我把遥控器丢到了沙发上,乾脆就把手放到了她的手上。嫂子依旧看着电视,我更大胆了,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揉,嫂子也只是任我去揉,没多久,我把手臂抱到了她的身上,将我的身体倚到了她的身上,用我的头去感受我梦寐以求的那对秀乳,哈哈,好美的感觉,软绵绵的就像是枕在一团云彩上,毕竟我才17岁,那里经过如此的美妙感觉。慢慢的我的下体已经有了明显的感觉。我偷偷的斜了一眼她,原来她是闭着眼的,哈哈,她也在享受哦,机会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却说:对了,你哥屋里的书还没收拾,你去帮她收拾一下,我还有点事!原本很兴奋的我,咳,没办法!我硬着头皮进了哥哥的房间。还真的是好乱,床上全是乱放的杂志,没办法收拾吧!!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收拾好了,忽然,在门口看到了她!咦?真的是她?怎麽换了衣服!我迅速的走出了房间,虽然我有侵犯她的想法,但是看到如此惹火的衣着,我还是真的受不了呢!嫂子,换了仿皮短裙,紧身的塑身衣,最令我受不了的是她居然没带胸罩,整个乳房的样子几近一览无遗。我怎麽也想不到,居然……可我怎麽能啊!我任水流冲击着我的身体,竭力的不去想那我心驰神往的处所。可怎奈,青春年少,如何抵制如此的诱惑。我全力的克制着自己。不好,浴室里没有浴巾,这可怎麽办!也不能不擦啊。嫂子,给我递条浴巾好吗?」就来……」不一会,门开了个缝,从门缝外,嫂子递进了一条浴巾,我接过了浴巾,同时也接到了嫂子的手,那又软又滑的手,忽然就缠到了我的手上,我想要挣脱,可是我怎麽也使不出丝毫的力气。门开了,我看到了娇羞欲滴的她!她低着头,渐渐的依到了我的怀里,我理智的堤坝,已经竟不起慾望的冲击,我一把揽过她软软的腰身,吻住了她香香的唇,嫂子也紧紧的搂住了我,我的手也慢慢的移向了我最向往的地方,隔着紧身衣,我轻轻的揉着,她也激烈的反应着。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嫂子,我要你……」「不……啊,再说,让孩子知道了也不好啊,你难道不怕别人说啊!」我再一次和她吻到了一起,我将她的塑身衣退了下去,一双洁白、圆润、坚挺的乳房弹了出来,我用力的揉着。嫂子,已经渐渐的发出了呻吟声。「嫂子,能叫你琳吗?」「好啊,我听你叫我嫂子,很不习惯的!」我将嘴凑到了琳的胸前,含住了她的那粒红葡萄,用力的吸,手则在不断揉着她的另一部分。嫂子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我的下体也是膨胀的要爆发,我慢慢的将手移到了琳的下身,将手伸进了她的裙底。除去了琳的短裙,她穿的是一条棉制的白色内裤,不带花边的,我迫不及待的将手顺着她的腿向上移动,钩开内裤的边,触到了琳的浓黑森林,琳敏感的身体不觉的颤了一下,我将中指沿着她的阴阜慢慢的插入琳的阴道,那里已经是春潮泛滥了,我慢慢的抽插着我的手指,左手揽着琳的腰,嘴里则含着琳的香舌。琳在我的怀里不停的呻吟着。不觉中,琳的手已经将我的那话握到了手里,不停的套弄着。我发胀的身体再也受不了如此的刺激。我除去了琳的内裤,分开了她的双腿,看到那湿湿阴部,泛着粉红色的阴唇,我再也忍受不住,将我的阳具顶到了琳的小穴上,我不停的摩擦着,猛的一下我将整个的阳具插入了琳的身体!大概是我的力气太大,劲道太猛。琳的脸上浮过了一丝痛楚,我小声的问:「怎麽,疼了吧!我小点!」琳温柔的点了点头,我慢慢的抽插着,琳也逐渐适应了我的抽插渐渐产生了快感,在她的迎合下我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也是越顶越深,琳在我的攻击下泻阴精,舒服的很,随後,我们又交换了几种姿势,我也泻了出来!我和琳互拥着躺在床上,我的阳具也没有要屈服的意思,没多久,就又做了起来,那一天我们变换着不同的姿势在做爱。到了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几乎没有丝毫的力气!在以後的时间里,我只要有时间就去二嫂那里。我们在允许的时间里疯狂的作爱,我们彼此都沉浸在愉悦的爱慾里……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